安禄山为何会反叛? 是因为太爱义母杨玉环?

历史趣闻|发布日期:2017-11-28 16:52:00|编辑:小九怪事网

摘要安禄山反叛的时期正是大唐最强盛的时期,随着反叛的结束,大唐的黄金时代也结束了。那么,安禄山为什么会反叛呢? 性格的原因 安禄山狡黠奸诈,凶狠毒辣,善揣人意,长期生活在北方多民族杂居地,史箤干(史思明)一同长大,如同兄弟,两个人都以凶猛善斗闻

安禄山反叛的时期正是大唐最强盛的时期,随着反叛的结束,大唐的黄金时代也结束了。那么,安禄山为什么会反叛呢?

性格的原因

安禄山狡黠奸诈,凶狠毒辣,善揣人意,长期生活在北方多民族杂居地,史箤干(史思明)一同长大,如同兄弟,两个人都以凶猛善斗闻名。

安禄山表面上装得呆头呆脑,其内心则狡黠异常。他的命部将刘骆谷常驻京师,专以窥测朝廷内情,一有动静则飞马报讯,故范阳虽距京师有数千里之遥,但安禄山对朝廷的情况却了如指掌。 其时天下承平岁久,玄宗春秋渐高,嬖幸艳妃,骄情荒政,李林甫独专大权,纲纪大乱。安禄山"计天下可取,逆谋日炽"。于是安禄山表面上对玄宗忠诚无二,暗中作谋反准备。

和杨国忠关系恶化

安禄山招兵买马,极力扩军备战,其不臣之迹自然难以掩饰。这时宰相杨国忠屡次奏告玄宗,说安禄山有"反状",但玄宗却不以为然。杨国忠之所以屡奏安禄山有"反状",也许是发现了他的叛乱迹象,但更重要的还是由于两人之间矛盾冲突所致。在杨国忠入相前,本与安禄山关系十分密切。 安禄山入朝时,杨国忠与杨贵妃姊妹皆出外远迎,视如贵宾。当时他任御史中丞,正承恩用事,他见安禄山身体肥大,行动不便,每逢上下朝登殿阶时,都要亲自搀扶他。这是杨国忠有意讨好安禄山,希望他能作为自己强大的外援。但是,安禄山惧怕阴狠毒辣、老谋深算的李林甫,对才能平庸的宰相杨国忠却"视之蔑如也"。这不能不使他十分恼火,故屡奏安禄山谋反,欲将他置于死地。

后世不少人认为,安禄山后来的谋反,是与继李林甫为相的杨国忠不能像李林甫一样,对他既拉、又打,恩威并用,只知道一味靠强力相逼关系很大。

很多人以为,国学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但据史料记载,"国学"这一词汇的本义是:一个国家固有的学术文化,该名词最先由日本提出,传入中国后再不断发展成如今这个样子。

19世纪末,在对"举国欧化"的忧虑中,日本出现了提倡国粹、国学的言论。"国学"成为对抗"西学"的思潮,具有鲜明的民族主义倾向。

戊戌维新时期,国学思想传入我国。因此,如同"社会"、"哲学"、"体育"等许多新词一样,"国学"这个词也是来自日本的"和式汉语"。在维新与保守的斗争中,日本对"国学"的固守成为清朝保守派排拒西学的理据。这时,保守者只借用了"国学"这个 词,并没有从学理上、思想上有所认识,并加以分析和阐述。这是国学进入中国的第一个历史时期。


国学从哪儿来

国学从哪儿来

学习与交流才是历史进步的动力,于是在民国初年,通过学者们不断学习和认识西方现代化知识,我过的国学概念有了学理上的深化。以国学来"对应"而不是"抗拒"西学。同时,在国学拉动下,中国传统文化百家思想如儒学被重新审视,不再被简单地打倒和否定。国学逐步走热,以怀疑的态度研究古史,成为新的学潮,学界非常开放,思想活跃,名家辈出。国学进入了它的第二个发展期,也可以说进入了它的昌盛期。

1912年胡适先生提出了一个概 念,叫"国故学",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季羡林先生提出的"大国学"。胡适认为,所谓"国学"就是"国故学",而国故学包括一切过去的文化历史,上至思想 学术之大,下至一个字、一支山歌之细,都是历史,都属于国学研究的范围。这样他就把国学的内涵放大了,"国学"的大结构初步形成。

如今的国学架构是一个金字塔式的结构。

 

李林甫死后,无人能制服安禄山

安禄山初见李林甫的时候,仗着玄宗的恩宠,态度怠慢,相当不恭敬。李林甫瞧在眼中,却不动声色。当时大夫王鉷也专权用事,和杨国忠齐名,李林甫托故把王鉷叫来,让安禄山站在一旁。当时王鉷身兼二十余职,恩宠无比,见了李林甫也只能卑词趋拜,满脸媚笑。李林甫向王鉷问对,十分精审,王鉷对答,百倍地恭敬。安禄山在一旁不觉瞪大了眼睛,态度也恭敬起来。王鉷说话越谨慎,安禄山的态度也就越恭敬。李林甫看见安禄山态度的转变,这才胸有成竹地对安禄山说道:"安将军此次来京,深得皇上欢心,可喜可贺。将军务必好自为之,效命朝廷。皇上虽春秋已高,但宰相不老。"安禄山听了李林甫的话,心中深惧。此后李林甫每次和安禄山讲话,都能猜透安禄山的真实心思,安禄山心里暗暗惊服。安禄山善于拍马屁,将玄宗哄得服服帖帖,对满朝文武倨傲无礼,任意侮慢朝臣,唯独畏惧李林甫一人。只要李林甫开口说话,虽值盛寒之时,安禄山也不免冷汗淋漓。李林甫问安禄山任何事情,安禄山丝毫不敢隐瞒,将李林甫奉若神明。 李林甫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并不敢轻易得罪安禄山,见安禄山意屈,也不免暗自得意,之后便恩威并施。慢慢地,二人关系亲密起来,安禄山亲切地称呼李林甫为"十郎"。

安禄山人在范阳时,每逢派人向朝廷奏事,便叮咛问候李林甫。奏事之人从长安回来,所问的第一句话不是别的,而是问"十郎何如"。安禄山曾对亲近之人说:"我安禄山出生入死,天不怕地不怕,当今天子我也不怕,只是害怕李相公。"对李林甫的忌惮之心可见一斑。这话也道出了当时的局势:天子忙于享乐,朝政则尽为李林甫把持。

相关文章
大家喜欢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图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