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王宝藏千古之谜

未解之谜|发布日期:2017-10-12 10:55:00|编辑:小九怪事网

摘要匈奴人是一个历史的游牧民族,他们居无定所,不善农耕常年在马背上生活。欧亚大陆北部广袤的草原是他们的故乡,他们自公元370年侵入欧洲东南部,在七十余年间以旋风般的速度劫掠了几乎整个欧洲,并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军事政权。 公元4世纪中叶,原在中亚大草原

匈奴人是一个历史的游牧民族,他们居无定所,不善农耕常年在马背上生活。欧亚大陆北部广袤的草原是他们的故乡,他们自公元370年侵入欧洲东南部,在七十余年间以旋风般的速度劫掠了几乎整个欧洲,并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军事政权。

公元4世纪中叶,原在中亚大草原一带出没的匈奴人在伏尔加河外出现,首先征服了伏尔加河和顿河之间的阿兰人,然后大举向东哥特人领地进攻,推翻了东哥特人在顿河和德涅斯河之间建立的帝国。约公元376年,他们击败居住在现罗马尼亚一带的哥特人,到达罗马帝国的多瑙河边界,由此拉开了中古欧洲史上持续了二百多年的民族大迁徙的序幕。

匈奴人似乎个个是天生的骑兵,他们常年像胶粘在马背上,一样酷爱骑马打仗匈奴人的骑战具有高度的机动灵活性,经常像旋风般吹来转眼就席卷而去,凡是被他们的铁蹄践踏过的地方必定留下一片废墟,大量人口被杀,财物被劫夺一空。

匈奴王宝藏千古之谜

匈奴人到来之前,东哥特人从未和骑兵交战,过也没见过如此迅猛的攻势,在匈奴骑兵排山倒海的打击下,东哥特人落花流水般地向西逃窜,直至多瑙河。边为了寻找新的生存空间,这些逃亡者又沿途打击西哥特人的部落,把他们连根拔起,驱赶到更向西的地方。

很快,在西哥特人逃窜的路线上,汪达尔人、法兰克人、勃艮第人、盎格鲁撒克逊人像滚动的雪球接连不断地向西涌去。匈奴人的进攻几乎把所有的日耳曼部落都给驱动起来。

在匈奴人的攻击下,大量日耳曼人蜂拥逃向西方,以期在罗马帝国境内寻求庇护,西哥特人后来经罗马皇帝瓦伦斯的允许,越过多瑙河进入罗马帝国境内的色雷斯一带避难,令罗马人懊悔不已的是,这些涌入的西哥特人对罗马造成很多不安定因素和隐患,也为后来的罗马帝国灭亡埋下了祸根。

翻阅捷克历史,公元九世纪的红色处女军珍宝传说在民间流传甚广,而人们对红色处女军故事的熟悉随着探宝的热忱而从未消减。  

公元九世纪是捷克历史的荣光时期,女王丽布施及其夫普热美斯公爵在兴建了布拉格城堡。女王丽布施以始建举世闻名的布拉格城堡而流芳千古,她手下的一名女卫队长普 拉斯妲却以创建红色处女军和埋藏了一批巨额宝藏而留下千古之谜。

红色处女军的宝藏之谜布拉格城堡

女王丽布施是一位巾帼英雄,她创建了一支女子军队并打败过不少敌人。虽然女王后来嫁给了普热美斯但始终保持着桀骜不驯的独立性格。女王的卫队完全由清一色的年轻 女子组成,它负责保卫女王和皇宫的安全。普拉斯妲兢兢业业为女王服务,与女王有着很深的感情。丽布施女王去世后,普拉斯妲不愿再为国王普热美斯公爵效劳,便率女兵来到 捷克北部的维多夫莱山,从此占山为王。  

普热美斯公爵曾派一名使臣去维多夫莱山区请普拉斯妲回宫,却不料,国王的使臣被有着叛逆性格的女人阉割。普拉斯妲的做法激怒了国王却吸引了许多年轻姑娘。很多年 轻女子不堪忍受男人欺压而投奔了普拉斯妲。这些女人组成了一支真正的部队——红色处女军。  

国王普热美斯派遣大军围剿普拉斯妲。皇家军队的指挥官开始并不把“红色处女军”看在眼里,他们认为这帮女孩看到国王的正规军必然会吓得不知所措 。然而,实际上双方一交战,普热美斯的军队由于过于自信和轻敌竟然惨败。在得知自己的军队在山里竟被女人弄得晕头转向,国王普热美斯盛怒之下亲自率军围剿。  

在维多夫莱山区,普热美斯大军依靠人数上的优势,采取突袭战术把处女军层层包围,缩小包围圈后杀死了一百多名顽强抵抗的处女军战士。在迪尔文城堡的普拉斯妲闻讯 后,亲手扼死十几名俘虏后率队抵抗。一时间,山冈上杀声震天,几公里外都能听到她们和男人拼命时的喊叫声。 

匈奴人在给予欧洲第一次沉重打击之后,便停留在多瑙河沿岸一带,以匈牙利平原为中心,在中欧地区建立了一个匈奴帝国,入侵欧洲的匈奴王是阿提拉,他是匈奴最伟大的统治者,阿提拉时期的匈奴帝国是匈奴征服史上最辉煌的篇章。

公元432年,各匈奴部族的领导权集中在鲁奥的手里,公元434年鲁奥死后,他的侄子阿提拉击败了其长子,布莱达继任匈奴最高统治者。

据历史记载,阿提拉虽表面粗野,但内心却被多年的外交政治和军事角逐磨炼得十分细腻。阿提拉为人狡诈野心勃勃,其残暴凶狠程度使整个欧洲都在他面前发抖,他的兵锋杀到哪里哪里就意味着血流成河,欧洲人称他为“上帝的鞭子”把他看成是专门来惩罚人类的煞星。

匈奴王宝藏千古之谜

公元441年,阿提拉对巴尔干半岛东部实施了一系列致命的打击,匈奴人摧毁了多瑙河畔的许多城市,数年之后当罗马使者经过此地时,仍可见岸边累累白骨城内尸臭熏天,此后高卢地区许多城市都未能免遭厄运,他们侵占了多瑙河地区之后,于公元442年被著名的东罗马将军阿斯帕尔阻挡在色雷斯一带。

公元443年,阿提拉再次发起进攻,长驱直入帝国腹地,击溃了东罗马帝国的主力军,兵锋指向君士坦丁堡,东罗马帝国万般无奈之下与阿提拉订立和约,阿提拉强迫东罗马帝国支付6000磅黄金并将每年要缴纳的贡金增加两倍以上,即以后每年向匈奴人纳贡2100磅黄金。


公元445年阿提拉害死兄长布莱达成为匈奴帝国的独裁君主

公元451年,初匈奴大军渡过莱茵河向西挺进,这时罗马大将艾提乌斯与西哥特国王提奥多里克一世达成合兵抗击匈奴的协议,匈奴人的铁蹄踏过比利时横扫高卢北部的阿拉斯梅斯等地,这些城市均化为一片废墟。阿提拉亲自率领大军猛扑高卢中部要镇奥勒利亚尼,一连五周猛烈攻城就在守城的罗马军队即将崩溃之际,罗马后期最伟大的统帅艾提乌斯率领罗马军队主力与西哥特联军赶来救援,及时挡住了匈奴大军的攻势。

6月20日两军在沙隆平原上相遇,这里是南下高卢纵深地区的一个大缺口,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阿提拉工于心计,想借着平原之势,利用骑兵优势,把艾提乌斯及其联军一举歼灭在此处,然后顺势南下一举攻下罗马。他把部队分为左中右三部分,采用中间突破的战术,亲自率领匈奴主力居中路,左右两路则由匈奴军及其附庸的混合部队构成艾提乌斯,先按兵不动待他看出阿提拉的战术后,便把罗马步兵方阵置于中间,而将罗马骑兵与西哥特军部署在两翼,并相应地做了两翼进击的部署。

大战开始不久,阿提拉见战斗呈胶着状态,便令中路的匈奴骑兵全力冲阵,凭借骑兵的优势,匈奴军在苦战中稍稍占了上风,在这关键时刻,指挥作战的西哥特王提奥多里克正纵马驰驱,突然从自己队伍中飞来一支标枪击中他的要害,他翻身落马,不幸被乱军踩踏而死,他的战死激起了西哥特人的愤怒和决一死战的决心,西哥特军像杀红了眼一般拼命战斗,从侧翼发动了猛烈的冲击。傍晚时刻匈奴人渐渐招架不住,罗马与西哥特联军反败为胜,阿提拉见情况不妙便借着黑暗的掩护冲出重围,狼狈逃回用战车围住的营地。

根据历史记载,这次战役双方死伤达165000人,沙隆之战是阿提拉这条战无不胜的“天鞭”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惨败,有人评论说,正是艾提乌斯在公元451年沙隆大战的胜利,使西罗马帝国免于灭亡否则历史将可能改写?

公元452年,阿提拉经过休养生息,死灰复燃,入侵意大利,劫掠包括阿奎莱亚、帕塔维翁、维罗纳、布雷西亚、贝加莫、米兰在内的许多城市。由于天灾和瘟疫,这才迫使匈奴大军的铁蹄未能踏平整个亚平宁半岛。

匈奴王宝藏千古之谜

阿提拉在连年征战中,每踏平一个城市都要抢掠大批的金银财宝。到公元5世纪中叶,匈奴帝国已成为横跨欧亚两洲的当时世界上最豪富的大帝国,匈奴王阿提拉也是世界上拥有最大权势与最多财富的人。有人统计,在这近十年里,仅东罗马上贡给匈奴王的黄金就达21000磅之多,由于匈奴人一直保持着游牧民族的习惯,不事建筑没有更多的开支,而阿提拉又有收藏珍宝的嗜好,因此匈奴人从各地掠夺来的金银和珍宝大多保持着原有的形态。“匈奴王的珍宝”早已是闻名于世的一笔巨大财富,而且阿提拉厉行严酷的专制制度,其臣民稍有不合,其意者即遭严惩,因此在匈奴王国内部,他的珍宝除他本人和极少数亲信之外,根本无人敢过问,更无人知晓其所在。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年之后阿提拉在新婚之夜突然死去,据说是来自东罗马的新娘给他暗下了毒药。他死之后,匈奴人把所有参与埋葬阿提拉遗体和宝藏的工人全部处死,没有给后世留下一个活口,世人都不知道阿提拉的坟墓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那巨额的珍宝藏在哪里。

此后匈奴帝国一蹶不振,渐渐沦落灭亡,但是一个有关阿提拉的陵墓和宝藏的故事却渐渐流传开来,人们传说在东欧平原的某个不为人知的偏僻山区,隐藏着阿提拉的秘密墓穴,而举世闻名的匈奴王的宝藏就埋藏在那地下墓穴之中,但是它又埋藏在哪儿呢?

相关文章
大家喜欢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图文热点